地铁口旁边
司法警务

窗子以外之羊城录取通知书

2019.08.05 / 中专技校

一场大雨刚刚下完,窗外的空气却不见有一丝毫的清爽,仍然夹杂着能够激起人难以言喻的烦躁感。你看!天空那边却是一片澄清,在房子三十度的方向,有一座久违的彩虹。金惠趴在窗口,双手托着腮帮,静静地看着窗口外面刚被大雨冲刷过的大树,此时的大树显得格外的碧绿,可能是金惠很久没有这样安安静静地从窗外眺望这些景色了,从未像今天这样,当这些碧绿的树叶映入她棕色的眼睛里的那一刻,她是那么地惊喜,觉得此时此刻窗外的绿色是那么的小清新。她眼角的余光慢慢地被三十度方向的那一道彩虹拉走,慢慢地把脖子往三十度的方向挪,“啊!彩虹!”金惠突然尖叫起来,带有欢快的尖叫声就这样猝不及防地从她喉咙,穿过她薄而细长的声带,迸发出来了,她蹦起来了,那双纤细白皙的双手轻轻捂住了嘴巴,闪烁的光芒在棕色的眼睛里,轻柔地转动着。金惠是一个很喜欢彩虹的小女生,在她看来,彩虹是幸运的符号,能够遇见彩虹的人,想必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在这样神圣的时刻,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地合起来,缓缓地上升到胸口前,她要在邂逅彩虹的时间里,偷偷地许下一个愿。许完之后,她面朝彩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拱彩色桥,不由自主地吟了两句诗,“千丈虹桥望入微,天光云影共楼飞”。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停留在这诗一般的画境中,而金惠就是那个境中人。一阵夏风摇摇曳曳地穿过窗前那片树林,水珠哗哗地从叶尖滑落下来,滴在野生香芋叶上,发出叮咚的音响,清脆极,让人听起来就像是风铃般的声音。可是当这阵风经过房子的堂前时,已有的清爽被蒸发掉了,剩下炎热,缓缓飘过金惠紧致细嫩,犹如瓷器般的脸颊。金惠猛地一下从仙境般境界抽回到现实中来,心里渐渐地烦躁起来,一股怒火悄无声息地熊熊燃烧起来。

金惠在此之前收到了梦寐以求的北达技工录取通知书,原本她心里特别满足,想着自己终于离开家,自己可以更加享受自由。在此之前,金惠不管做什么,父母都会强制性地给她建议,在金惠的角度,她觉得这样很束缚,就像鸟儿被困在了笼子一样,失去了翱翔在天空的自由。但是站在金惠父母的角度看,父母就想趁着自己还能够保护她,就努力地保护她,为她创造一个安全保护区。随着年龄地增长,金惠越来越想冲破这道保护膜,想看看窗子以外的风景。这个所谓的安全保护区对金惠来说,就是一个红色预警,只要她的双脚迈出一步,这个红色警区,就会向金惠的父母发出蜂鸣的“鸣笛声”,父母对于这样的“声音”特别敏锐,接受到这样的危险信号,父母就会拿起标有“安全”字样的盾牌,紧紧地把金惠护着,生怕她被一根刺刺伤。金惠愈想心平气和地和父母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往往事与愿违,父母却听不进去,一如既往地认为金惠没有能力去判断一件事的是与否。几次之后,金惠就越来越叛逆了,父母越来越觉得这孩子太难管教了,太不省心了,都操碎了心,还不能懂事点。然而,在金惠拿到北达技工学校的通知书时,金惠的母亲提出,开学时候,要与她一同前去,并在学校附近租一间房子,照顾她。金惠一听到这里,心里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小情绪,她很无奈,更是恨母亲这样的想法。她渴望自由,她渴望自己独立,但这一切对她来说就是一场空虚的梦。

母亲晚上在房间里,跟丈夫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她爸,你说这孩子咋这么叛逆。想去照顾她,跟她做个伴,还嫌弃”说完,长舒了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抬头看来一眼丈夫,旋即,又垂下眼,把手缓缓地交叉抱在胸前,又叹了一口气,接着声音嘶哑地说:“我是怕,人一旦尝到奢侈的味道,就难以降低水准。怕她一道外面没有人管了,就放飞自我,迷失了方向,怕她会做了一些让她后悔的事,”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况且学校这么多人,老师哪里有空一个一个管学生啊!”话音刚刚落下,房间霎时间一片静寂。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丈夫粗狂有力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这片让人心里焦虑不安的静寂,“孩子她妈,孩子开始慢慢长大了,需要自己的一点空间。我们做家长的,该放手就放手,别抓这么紧。孩子都喘不过气来了,”咳了一下,转向走向厕所,把那股藏在喉咙已久的痰出来了,黝黑的手指用力按了一下水箱,水咕噜咕噜地旋起一个涡旋,流向了下水道。丈夫坐回床边,床垫明显地被压下去了,手一把搂住妻子的肩,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妻子那张忧愁的脸,接着说:“别看孩子这样,其实她懂事了的。然而呢,她像是弹簧,而你就是按着她的手,按得越厉害,就越反弹。”妻子用力地抖开丈夫的手,生气地瞪了丈夫一眼,带有生气的腔调说:“你懂什么,总是这样袒护孩子,睡觉!”说完,把被子一扯,啪地一下躺在床上。这一夜,妻子辗转反侧,睡不着,而耳边却是响起了一阵阵刺耳的鼾声,本来就睡不着,现在更是无睡意。妻子想了想丈夫说的话,似乎真的有道理,她暗自下决心不跟着去陪读了,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俘虏了,妻子还是不放心,决定撒个谎,表面说不去陪读,但偷偷去。

开学了,母亲放弃陪读,金惠甚是高兴,心里的石头终于能够坦然放下了,现在觉得一身轻的感觉真好,抬起头仰望这澄清的天空,随即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但是这样舒服地日子,不长。母亲借口说,来这边旅游,顺带过来看看金惠,就回去。但实际上,就是偷偷过来物色这边的房子,在这里附近住下来。母亲来探望金惠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金惠慢慢地察觉到,母亲并不是来旅游,实际上就是在这边住下来了。果然,有一天,从小姨那里听到消息,说母亲在这边住下来了,还千叮万嘱地跟金惠说:“你妈妈真是不容易,为了你,都来到北达技工学校附近住下来了。”金惠知道之后,先是一阵怒火,小姨的话始终在耳边萦绕,久久不消散,慢慢冷静下来,金惠的心不禁一颤,仔细一想,妈母亲的做法都是为了自己好,慢慢地就不再去计较这些了,反而心里觉得十分内疚,不该对母亲心存怨气。金惠拉开斜跨包的链,链子咔咔地作响,掏出手机,手指轻巧敏捷地敲打出“妈,我知道你在这附近住下来了,你不用来看我都编一个理由。既然找到了房子,就好好住下来吧。等等发地址给我,我买了榴莲千层蛋糕给你。我回你那。”摁了发送。叮咚,母亲的手机响了,看到女儿发来的信息,眼睛泛起泪花,母亲想把泪水咽回去,可泪花还是滑下来了。

后来,母亲常常给金惠限定回家的时间,去做什么事情都要得到批准,否则就要挨骂。母亲的絮絮叨叨让金惠心里压力越来越大。母女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金惠不回家,不上课,甚至手机都关机了。学校都打电话来给她母亲,说已经好几次的课都不上了。金惠的母亲又急又气,来不及收拾,就随随便便地往学校赶。来到学校,金惠的妈妈和老师在办公室里谈话,老师从金惠的母亲口里得知,她也好几天没联系得上金惠了。此时的气氛更加的紧张了,金惠母亲急促的呼吸声,手不断地翻着通讯录,却毫无头绪,不知道哪些联系人能够给她一丝线索。老师在金惠母亲来之前,就已经发动班委去找金惠了,果然金惠寝室长,发来信息说,金惠一直在寝室。老师让寝室长把金惠带来教学楼。母亲见到金惠,气得满脸通红,扬起手,想要打她,但是手停在金惠脸侧方的上面,没有打下去,旋即,母亲的手垂下来了。

老师见此情况,连忙把金惠的母亲带去另一个办公室,手轻轻地拍了拍金惠母亲的背,然后转身给她到一杯热乎乎的红茶,端到她的面前,声音很温柔地说,“来,先坐下,喝一杯茶,平静一下心情。”老师把凳子拿到她的面前,挽着她的手臂,“来,请坐!”老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属框架的圆形眼镜,这个老师的行为举止很优雅,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温和,亲近,很有气质。金惠的母亲眼神刚好和老师对上,老师那双清澈明眸让她很安心,老师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位家长的望女成凤的殷切希望和恨铁不成钢的无奈。金惠的母亲沉默几分钟,报以苦笑,翕动嘴唇,喉咙似乎很难打开,声音低沉地说:“老师,真是让你见笑了。”随即,无奈地叹了口气,抿了一口茶,双手紧紧地握着那杯还有点余热的红茶,似乎想从那里得到一丝温暖。老师思考了一下,说:“您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和金惠聊聊。”教室的门轻轻地打开了,金惠睨视了一下门口,发现是老师,然后又把目光望向教室的窗外。老师轻柔地脚步声,慢慢靠近金惠,站在金惠的旁边,手轻轻地搭在她稚嫩的肩膀上,低头看着金惠,眼神极为温柔,金惠抬起头,眼神刚好和老师交汇,在她耳边说了一些话,温柔地声音慢慢地滑进她的耳蜗,那声音又悄悄地流进她的心,拨动的心弦。金惠慢慢也打开心扉,把整件事的过程都跟老师说了。老师摸了摸她的头发,和金惠一样,望着窗外那可盛满鲜花 的书,说:“老师能够理解你,因为我在你这个年龄也有过一样的烦恼,知道你想要自由,想要空间,但是你妈妈却一直在干涉的事情。你要知道,你妈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你好,她怕你会被这个社会上的不好风气带偏……”

老师把金惠带到她母亲在的办公室,但只是让金惠在外面等。老师进去了,脸上浮现出甜甜的笑容,说;“其实吧,世界上没有无用的齿轮,每一种齿轮决定了它的自身用途。请您相信你的孩子在这里会变得更好,你不用担心她会染上不良的社会风气,在这里会有科学的管理制度。而且这里的老师基本上都学过心理学,在正值孩子的青春期,我们作为老师的,我们会留意孩子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及时处理。并会正确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孩子长大了,是要给孩子一点空间,大家都想在这个年纪里,我可以对我自己的事情做主。您放心吧,孩子很好!”老师望了望窗外的那棵开满花的树,“你看,这些树没有人怎么管理,它不还是一样开花,而且花十分烂漫!因为树有它的生长规律,同样孩子的成长也有她的发展规律,她需要我们给她时间和空间。所以,请您相信你的孩子,也请您相信我们能有能力培养好孩子。”母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终于理解了丈夫那晚的话。母亲手握成拳头,锤了锤自己的胸口,发出深沉的回音,抽噎地说“孩子她爸说得对,我不该管这么紧!”老师拉住了母亲的粗糙的手,手里还有几道裂痕,就像老松树的树皮一般粗糙。老师心像是触电一般,电流淌过心脏,惊了一下,此时,老师更是握紧了金惠母亲的手,带有磁性的声音说:“每个家长都是希望孩子变得更好,我能理解您!”老师拉开门,牵着金惠的手进来,母亲看到金惠,立即把她揽在怀里,不断地抚摸金惠的额头,喃喃地说:“妈妈应该给你空间的,妈妈不应该那么自以为是。”金惠把手放在妈妈的腰上,紧紧地抱住,哽咽地说:“妈妈……”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窗子以外,看着那棵开满花的树……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 END -

会计

中技 核心课程 :基础会计、工企业会计、商业会计、会计电算化、常用办公软件、企业财务管理等。 培养目标 :培养 […]

圆爱.中国梦—放飞梦想

2018年9月22日下午在我校礼堂举行了以中国传统文化仁、义、礼、信、孝为中心思想开展的一系列亲子活动,旨在让孩子们感受到仁德、孝顺、感恩…

线上报名